文学作品
耳朵里的城市 作者:翟 杰
  1. [ 信息来源:大公网 时间:2017-1-12 ]

      微信朋友圈里,好友分享了一个测试。说实话,我对这些网络上的所谓测试一向不感兴趣。什么测性格啊,测运气啊,测心理啊,在我看来,只不过是获取点击量的噱头而已。这次不同,标题一下子就吸引了我──听声音,猜城市。

  饶有兴致地点开,几秒钟后,在纾缓的轻音乐中出现了几行小字:看电影、看直播、看热闹的世间百态,你的眼力越来越好,但你的耳朵呢?

  带着好奇与疑问点击图示,测试就算开始了。首先,传来一阵阵吹哨子的声音,同时出现了三个选项:北京、深圳、贵阳。思索再三,心中实在没有确切答案,反正别人看不到结果,索性凭借感觉选择一个,结果荧幕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「×」号,并且在一旁附有正确答案:您刚才听到的是鸽哨,是一种系在鸽子身上的发声器,鸽子飞动带动的气流穿过鸽哨发出声响,本是清朝八旗子弟闲时娱乐的东西,不想却玩出了一门学问。哦,答案原来是北京。

  恍然大悟。下一题。一阵门铃声响了起来,之后紧跟着一句「您好,欢迎光临」。选项依旧是三个:太原、南昌、上海。这种声音我不止一次地听过,每当进入便利店,经常会有这种声音响起,我知道他更大的作用是提醒店主,有人进来了。不过,到底该选哪一个呢?门铃声一直在响,似乎在催促我赶紧做出选择。应该是上海,在这三个城市中,上海的便利店是最密集的。果不其然,答对了!答案显示,上海是全国便利店密度最高的城市,如果在街道上画一个直径一百米的圆,能圈进五家便利店。

  再来。听到有人在唱戏,那声音高昂激越、强烈急促,似乎在扯着嗓子大声吼叫。用排除法,最终选择了西安。没错!这是起源于西周,号称关中八大怪的秦腔;继续。呼呼啦啦搓麻将的声音,不用说,一定是成都。麻将对于成都人的生活,似菜肴中的辣椒,缺之无味,成都人的大事小情里,从来少不了麻将。

  测试结束了。最终得到了八十六分,勉强优秀。忽然,我心底里产生了些许感触。正如测试前提示的那样,我们看电影、看直播、看这个纷繁的世界,但是我们用心听过周围的声音吗?我走过内地的不少城市,看到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流,吃到的都是各式各样的美食,却从没想起过用耳朵去倾听一座城市。我又想,如果用一种声音形容我所居住的城市,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声响呢?那该是从两千多年以前传来的经久不息的回声: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;那该是一句句响亮且富有韵律的快书:闲言碎语不要讲,表一表好汉武二郎;那该是客居在此二十三年之久的李白,站在酒楼上一次次地深情吟诵:我家寄东鲁,谁种龟阴田……

  然而,之前,就在这座城市中,我耳朵里装着的全是小贩的叫喊,汽车的笛鸣,洒水车的嚎叫。我从来没有静下心来,听一听这座城市独有的声响。哪怕是迈出门去,听一位老者骑着一辆老式的自行车,「吱呀吱呀」地压过一片片落叶;哪怕是独自踱步在落满积雪的小道上,听一阵风把枝头的积雪吹落;哪怕是听一只小小的鸟儿,在草地上随心所欲地啁啾……

  城市的声音,水波似的日日萦绕在我们的耳畔,回荡出我们所处的某一个侧面。其实,无论身处哪座城市,只要拥有一颗尚美之心,你必能听见它的浅吟低唱。

 

文学天地
联系电话:0769-22829093 传真:0769-23033266 邮箱:dgdlhx@dgdlhx.cn 地址:东莞市金牛路20号城区供电大楼11楼 粤ICP备15022281号-1 技术支持:东莞网页制作